鲔鱼TTTTT桑

他真的超好看!(;´༎ຶД༎ຶ`)

a咚咚a:

缅怀一下已经在地震中消失的九寨美景!为灾区祈福!(诺日朗瀑布已经垮塌……熊猫海也已经溃口)大自然造就了九寨沟,如今大自然却把它收回了……如今我们只能记得他曾经美丽过……唯愿今后所有美景不负人,所有人不负美景吧!——摄于2015年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2017叶修B萌应援: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为期20天的比赛中,叶修出战六次,共【十次】打破记录!
吾王叶修!吾神叶修!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7.3海选第二天,叶修斩获62383票,打破国漫场海选最高票记录,18.21%得票率位列燃组种子第一位,打破国漫燃组海选得票率记录!同时创下国漫场海选最高真爱记录——11563!
7.14本战64进16,一举打破国漫场最高票数记录,获79557票!
7.16本战16进8,叶修凭借96.45%的超高得票率刷新记录!
7.19八强战8进4,叶修以91674的得票数再次刷新国漫场最高得票记录!
7.20八强战半决赛,叶修轻松刷新前一天由自己创造的最高得票记录,斩获了120119的超高得票数!
7.21最终的决赛,叶修强势开场,高达14550的第一波强势打破国漫初动记录!并以130532的得票数再次打破记录!!!!同时打破B萌最高的真爱票记录!!30408的真爱!!!叶神本神!!!!叶修本王!!!!
感谢叶修!感谢每一个为叶修应援的叶粉全职粉!有幸遇到你们!!!!!!!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叶修就是叶修,没有谁能够代替他。

叶修是全职唯一男主。

阿呱:

写的真好!希望大家能认真看完!有微博的小伙伴也去微博扩散一下吧!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Gei吉:

給最了不起的你

生日快樂~


不懂做動圖,糙糙的嗚嗚


[all叶 | 梗]你就是我心中的一把火

空间看到的梗,苏沐橙每天晚上和叶修发小火苗,叶修无可奈何的回诶,真的萌我一脸。

想了想觉得真的太萌了,想写出all叶的后续,就打算写个短篇过年发,但是一开始写就根本停不下来,又突然来了个剑灵的坑,所以这个就先记着吧(:3_ヽ)_

恶搞向,只是梗而已

-----

关于和叶修产生友谊小火苗行动的开始,起源于某日国家队休息时,黄少天路过苏沐橙电脑的偶尔一瞥。

“我的天!是叶修的大火苗!”

激动的黄少天大喊。

在场所有的国家队成员或多或少对苏沐橙的QQ行注目礼。

坐在周泽楷旁边的楚云秀,在心底对黄少天没见过世面的行为进行着鄙夷,又一不小心听到了冯主席的宝贝,在自己的旁边,说:“我也想要,前辈。”

似乎听到了谁的心碎的声音,楚云秀见怪不怪的想。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也想要叶修的小火苗,我和叶修聊了那么多,为什么我没有!”黄少天咆哮,就差没抓住苏沐橙的脖子摇晃表示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心情。

“小火苗要三天都保持联系。”

“大火苗则是三十天。”

心脏组的张新杰和王杰希已经掏出手机开始研究,而八卦组的李轩已经打开微博实时直播就差几个字就能点击发送。

乖乖坐好,对该事情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的唐昊和孙翔,憋得满脸通红,内心早已爆发。

我也想要和叶修要小火苗!

在一旁看着训练时间到了的喻文州,有效的制止了大家的讨论。在监督大家纷纷进入状态后,人模狗样的喻队长,不急不慢的登上了自己的QQ,熟练的点击了那个熟悉的头像。

“前辈,过几天的战术还有些不确定,今天晚上能去找你请教下么?”

-----
没了(:3_ヽ)_

「剑灵 | 啸×南」这狗粮我就放这里了-01

啸四海×南素柔
啸四海×南素柔
啸四海×南素柔
重要的事说三遍
重要的事说三遍
重要的事说三遍
不喜勿近不喜勿近不喜勿近
oocoocooc

文笔不算好,以前觉得啸四海很可怜喜欢上了南素柔,打游戏的时候就暗搓搓的想叫你眼界浅眼力差活该被渣略略略,今天去玩了次发现后面啸四海还是救了南素柔,南素柔还是失忆了而且其实也蛮惨的,希望南素柔和啸四海还是有个好结局不要再来虐惹,好不容易在我心中洗白白,所以突然就想写写他们两个以后的故事,塞塞狗粮吃的开心,哪怕我一个人吃我也吃的乐意!

(说不定我就是个啸四海的饭?我也自己饭过啸四海和自己儿子即主角的cp)

文设定在游戏进展为五十级左右,在西域,啸四海已经成为了竹林卫,南素柔失忆。

私设也有,无虐,纯粹发狗粮。

不喜勿近不喜勿近不喜勿近

-----

南素柔弯腰嗅了嗅刚刚成熟的稻子,刚想摘点回家放着装饰,就听见后边传来一声吆喝,田间所有的人都往那儿看去。

“素柔!”

是啸四海。

现在是竹林卫换岗的时间,想必啸四海是回家路过自家的田时瞅见了自己。

南素柔不经红了脸,遮着刺眼的太阳,朝男人挥了挥手。

远远就瞧见那人似能看到自己的窘迫而笑弯了嘴,南素柔有些赌气的转过了身,接着就听见男人畅快一笑,咻的一下,借着自己熟练的轻功,几步飞跃就到了自己身边。

妙曼的腰肢被男人的大手握住,相依的地方,熟悉的温度温暖的能和太阳相比瞬间传遍全身。啸四海熟练的借着自己的身躯给南素柔找了个方向,遮住了身后太晒的阳光。

“不是叫你别到田里来了么,太阳大,虫子也多,稻上的小刺尖的要命,不小心给你划到了怎么办。”

男人在耳边低语,明明那么大个男人一遇到自己的事就跟个小娘们一样,闹闹叨叨的,说个不停。

“大娘来给叔儿和狗蛋送饭,我顺便来出来散散步,看看稻子怎么样了。”南素柔打断啸四海的话,解释。

“稻子今年长得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再过几天我就叫几个竹林卫的兄弟来帮忙一收,你啥事都不用担心啦。”

啸四海捻起南素柔的一丝丝头发,放到鼻尖嗅了嗅。南素柔的头发从小就长得好,又黑又直,不知羡慕了多少女人,就连稍微隔近些,便能闻到发上的清香,自从发现那青丝就如同那最好的丝绸般,啸四海总是忍不住拿在手中玩弄。

是素柔的味道,真好闻。

啸四海瞬间就有种回到家的感觉,站岗的疲惫一下子一扫而光,真叫人舒服。

“素柔姐姐!”

不远处传来少年的呼唤,听到这,啸四海不由的黑下了脸,手一抬,便挡住了往南素柔怀里扑的少年,轻轻一推,便把少年退的往后倒退几步,可谁知那少年硬是装着啸四海推得多用力一样,屁股往后一坐,嗷呜一声,脸上布满了委屈。

“哇,大叔欺负我。”少年哀嚎。

“小鬼你又瞎说,别冤枉我!”啸四海连忙和南素柔解释,“素柔,你听我说......”

可谁知,南素柔真的以为少年被摔疼了,瞪了一眼啸四海,连忙向前去扶少年,问道。

“狗蛋,疼么?”

“素柔我根本没...”用多大力。

“疼!”

又被打断,啸四海看着光明正大的吃着南素柔豆腐的少年,脸色和墨一般黑。

“哇,可怕的包公大叔。”少年往啸四海看了一眼,又转进了往南素柔怀里。

“狗,蛋,给,老,子,滚,起,来!”一个一个字从嘴里蹦出来,咬牙切齿。

狗蛋倒也是个会见人行事的机灵鬼,相处久了也知道啸四海的底线在哪儿,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扶起了南素柔,从怀里掏出了包好了的干粮往南素柔手里一塞,口里就好像火炮兰的机关枪,连忙说道。

“对不起,四海哥哥,是我太弱不经风,没能抗住您轻轻的一碰就倒在地上,这是我娘看你刚回来叫我给你拿过来的干粮饱饱肚子,还有今天素柔姐姐给您做了好吃的,叫您赶紧回去,不然菜就凉了,祝您和素柔姐姐百年好合,恩爱依旧!您亲爱的大弟子,狗蛋对您表示最诚挚的问候!再见!”

少年就跟那屁股后边有狗追一样,话一说完,扭头就往自家田野跑去,生怕啸四海发火,如果真的,到时候可不是有狗咬屁股了,十天半个月都下不了床,得不偿失呀。

虽然刚刚真的很想一个健步,抓住少年就是一顿打,可当少年说完,啸四海就跟个愣头青一样呆着不动了,他傻傻的望着南素柔,结结巴巴的说:“素素素素柔,做做做做饭,给给给给我,吃吃吃吃?啊啊啊啊!”

这是第一次给我做饭呀!

“哼。”南素柔不理不睬,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背对着啸四海。

怕是以为自己真的狠推了一把狗蛋,还在生气。啸四海连忙从后边抱住南素柔,可怜兮兮的。

“素柔,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推狗蛋一把,你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以为自己劲挺小的,可那狗蛋又老是爱占你便宜,你说我该不该气嘛。”

不管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的中饭,拼了!委屈一把,幸福千万次!

“我的好素柔,可爱的,漂亮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都比不过的乖素柔。”

夸南素柔,啸四海说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就算是夸一辈子,啸四海也心甘情愿,只要南素柔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下次看到狗蛋,我就给他端茶送水,什么话都不说,他叫我往东我就往东,绝对不说二话。”

“那我呢?”南素柔问。

“诶,那我肯定是直接往东拼了命的跑,头也不回。”

“那可不行,你跑了,我怎么办。”

啸四海突然愣住,南素柔的意思,好像没有生自己的气呀。

“问你话呢。”南素柔转过身盯着啸四海。

“那我就直接抱着你,我在哪你在哪!”

啸四海一把打横抱起南素柔,吓得南素柔直接抱住了啸四海的脖子。

男人低下头,笑着看着女人,直到女人忍不住红着脸,避开了视线,才说:“只要抱着你就感觉有力一口气跑到世界的最东边。”

“那今天中午你就别吃饭了。”

“那可不行,乖乖。”啸四海一脸委屈,又看见揽着自己脖子的南素柔,心里一动,一脸笑意的说,“那我就亲到你同意为止,嘿嘿。”

说完,啸四海就低下头要吻南素柔,吓得南素柔连忙抵住:“你你你你,你,大家都在往这边看。”

南素柔越说越小声。

“恩?给还是不给。”

看着越来越近的啸四海,南素柔只好连忙答应:“给给给。”

啸四海的嘴角都快弯上了天,把南素柔轻轻放回了地上,结果谁知道,南素柔刚想松口气,只感觉自己又被一股力气揽进温暖的怀抱,嘴上便被亲了一口。
偷亲成功的啸四海弯着腰在南素柔的耳边,轻声道:“说好了,要给我吃饭!”

男人的声音低沉且稳重,唇齿间呼出的热气吹到耳边,烧的南素柔耳朵一阵滚烫,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她只好红着脸把脸埋进啸四海的怀里,不看小人得志一脸得意的啸四海。

啸四海真他妈想仰天大笑,顺便叫全村的人都知道自己女人给自己做饭的消息,真他妈痛快!但是考虑到南素柔的小脸,如果真让人知道了,只怕今后都没得饭吃,啸四海也只能憋着心里自己偷乐,嘿嘿嘿。

就算没法看到啸四海的脸,也能凭啸四海颤抖的胸口感受到啸四海的兴奋,南素柔刚想抬头骂啸四海时,就感觉自己屁股被人一搂,直接抱起,再反应过来,眼前便是一张期待满满的脸。

“回家吃饭咯!”

根本等不及走回去,啸四海打算用轻功直接飞奔回去,抱着南素柔大喊一声,便飞似的在田野里奔跑,弄得南素柔只好乖乖的搂住男人的脖子,生怕掉下去。

南素柔乖乖抱好,这时候的秋风不算太冷,甚至还带着夏日的温暖,吹在脸上意外的舒服,就好像抱着自己的男人,就算是全身脏兮兮的,在他的怀里也是那般安心。

南素柔忍不住偷偷蹭了蹭,用小到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咕噜。

“我知道你没用力推狗蛋,但我就想看看你吃瘪的样子,不然总是我吃瘪,多不公平哇。”

可偏偏忘记了,这个男人,不仅轻功好,听力也是贼棒。

-----
未完待续.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爱你们谢谢!!

请给写手和画手最起码的尊重

语罢寄无人:

一篇几千字的文大概要在文档面前一动不动几个小时。我不是画手,但是也大概知道一幅好的作品从草稿到最后上色完成也需要很长时间。




看文也就几分钟,看图大概连几分钟都用不上。




写同人文发表没有任何报酬,只是因为自己是从内心深处爱着这个圈子才在这里努力着。




被喜欢被推荐真的会特别开心。




如果有人问授权了,估计所有文手都会非常乐意把授权给出去,只有一点要求:标明作者和出处。




毕竟这是文手画手花费很长时间产出的东西,只是想标明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归属权。这个要求我真的觉得一点也不过分。




我的力量很弱,圈子这么大。贴吧,空间,微博就算被搬了,看见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就算没有私信太太要授权,也请在文或者图的下面带上名字和出处。




有的太太不希望被转载,因为乐乎的转载是:转完了就会存在自己的首页上,就算原作者把文章删掉了,你那边还是会保存。太太如果删文了就是希望自己的这篇黑历史可以永远消失掉。一般不希望被转载的太太首页的简介都会有标明。




还有的就是tag问题。




文章下面没打上tag的也就算了,打上tag了请不要再刷其他cp。文章已经明确打出下面已经明确打出cp了。不要再说我感觉更像xx。辣你眼睛也辣我眼睛。




我之前在一个画手太太的评论下面看见过打的是喻队的tag。评论下面都在刷:我感觉像肖队的只有我一个人么。后面就跟着一堆:你不是一个人,我也感觉像肖队。那真的只是私设里的护目镜。过几天那个画手太太也发表声明了,她说她看见评论特别伤心。




还有一个就是请小可爱们别再私信和写手或者画手说,写的东西逆你cp了。还是那句话我tag打的很明显,你没有必要来我这里发泄你的不爽,因为我也很不爽。




我知道我逼逼这些会掉粉,掉就掉吧,我还是要逼逼完。




我遇见过私信我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互关或者给点推荐。如果真的喜欢不用说,自然会推荐或者关注的。因为好的作品自己也是真心希望可以让更多人看见。




我写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个写手每一个画手是真的爱着这个圈子爱着这个圈子里的所有。每一条评论就算是再忙也会看,也会认真回复。




不管是谁都是从刚刚入圈的小透明慢慢成长的。




被人喜欢很开心,每一个太太为了回报小可爱的喜欢,都在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好。




之前有一个太太说过一句话:只要有爱,一个人也能撑起一个tag。




希望这个圈子可以给每一个写手画手,每一个正在努力的人一些最起码的尊重。